30%已婚女性曾遭受家暴 需勇敢打破沉默依法維權

2020年09月13日14:22  來源:法治日報  作者:翟小功

家庭本該是幸福生活的港灣,然而近年來觸目驚心的家庭暴力案件卻屢屢發生,有的甚至演變為刑事犯罪。根據全國婦聯的統計,截至2019年底,全國2.7億個家庭中,有30%的已婚婦女曾遭受家暴;面對暴行,女性平均被虐待35次才會選擇報警。同時,執法中還存在家暴認定難、取證難、保護措施實施難、施暴對象處理難等問題?!斗ㄖ稳請蟆酚浾呤崂砗D鲜》ㄔ合到y審理的4起涉家暴典型案例,旨在幫受害者打破沉默,提醒他們拿起法律武器懲治暴力、依法維權,勇敢站出來對家暴說“不”。并告誡施暴者:毆打配偶或者家人不僅僅是家務事,更有可能涉及違法甚至犯罪行為。

隱忍助長家暴成癮

法院發人身保護令

海南省??谑械鸟阈』ㄅc黎族男子黃大春經人介紹后結婚?;楹篑阈』ú胖傈S大春脾氣暴躁,一言不合就對其言語辱罵、拳打腳踢,過后又認錯。胥小花為了孩子能有一個完整的家庭,面對黃大春的施暴選擇了隱忍。誰知這樣反而更加助長黃大春的暴戾。胥小花數次報警,派出所做了協調處理。

后來,黃大春又開始參與賭博,甚至喝酒后就去找其他女性夜不歸宿,還因沾染上毒品被公安局處罰。黃大春不準胥小花出去工作,還不給生活費維持家庭開支。胥小花出去工作后黃大春懷疑其與他人關系親密,雙方經常發生爭吵,黃大春喝酒后經常打罵胥小花,有時還打孩子。

2017年10月23日,黃大春又一次打胥小花,胥小花報警后警察做了調解。隨后,胥小花找到婦聯和龍華區法律援助中心,希望能夠提供幫助。在婦聯和法援中心的調解下,黃大春寫了保證承諾書,胥小花為了孩子再一次選擇原諒。

然而,黃大春并沒有絲毫改正。2018年1月8日凌晨,黃大春喝酒回家后又開始謾罵胥小花,并當著兩個小孩的面對其拳打腳踢,甚至用刀威脅不準報警。后經醫院診斷,胥小花左眼、頭左部挫傷。忍無可忍的胥小花來到??谑旋埲A區人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2018年1月25日,龍華區法院經審查認為,根據申請人胥桂花的陳述及其提交的相關證據可以認定申請人遭受到家庭暴力,符合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法定條件。

據此,龍華區法院發出“人身保護令”,禁止被申請人黃海春對申請人胥小花實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請人黃海春騷擾、跟蹤、接觸申請人胥小花及子女,禁止被申請人黃海春到申請人胥小花借住的居所。

毆傷孕妻胎兒死亡

獲刑三年離婚賠錢

吳笛是??谑腥?,吉亮是三亞市人。經人介紹,兩人于2017年登記結婚,住在三亞市?;楹髤堑寻l現吉亮有暴力傾向,時常無故對其實施暴力。因自己懷有身孕,行動不便,吳笛一直選擇默默忍讓。

已懷孕38周時,醫生告知吳笛可以入院做剖腹產手術。吳笛打電話給婆婆,詢問是否可以幫忙照顧坐月子,同時表示希望去??诘尼t院生產,方便讓自己母親和姐妹也輪流照顧。然而,吉亮卻認為吳笛威脅其母親,隨即關門毆打吳笛,吳笛的眼睛被打腫,視力模糊,吳笛見吉亮還要拿刀捅自己肚子驚慌之下逃出門去借鄰居手機報警,三亞市公安局天涯分局出警并做記錄。

因眼部傷勢較重,吉亮便把吳笛送至三亞市人民醫院,但醫院已下班,吳笛提出在附近開房住下,方便第二天看病。在賓館辦理入住手續時,吉亮不肯交出吳笛的身份證,致使無法辦理入住,吉亮母親便去找其他酒店,吳笛起身想叫住婆婆,剛走到賓館門口,吉亮跟出來抓住吳笛用水果刀割破吳笛脖子,致使吳笛流血不止,三亞市公安局海棠分局出警并做記錄。

隨后,吳笛被送往301醫院治療。經診斷,胎兒已在宮內死亡,吳笛頸部多處割裂傷縫合。三亞市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鑒定,吳笛的損傷已達到重傷二級。

2017年10月6日,吉亮到三亞市公安局海棠分局投案。2018年7月18日,三亞市城郊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吉亮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2018年2月2日,吳笛訴至法院要求離婚。三亞市城郊人法院認定被告吉亮的行為系家庭暴力,依法準許吳笛與吉亮離婚,并向吳笛賠償醫療費、后續治療費共計23956元。

吵架毆打疑心外遇

三次起訴判決離婚

2014年7月,李燕和鄧龍自由戀愛并登記結婚,2015年8月生育兒子鄧龍洪,婚后夫妻感情尚可。然而,好景不長。從2016年起,鄧龍經常在外喝酒,回家后就找茬毆打李燕,并摔壞家具、手機、手表。鄧龍懷疑李燕有外遇,有時還到李燕工作場所吵鬧,導致李燕無法上班。

2017年春節后,李燕被迫回娘家居住,兒子也隨李燕在娘家居住。李燕于2017年兩次起訴離婚,法院均判決不準離婚。兩次起訴離婚未果沒有使夫妻感情改善,反而一見面便吵鬧,時常上演“全武行”,夫妻倆繼續分居。

2019年李燕再次起訴離婚,被告鄧龍未到庭參加訴訟,亦未提交書面材料。

海南省定安縣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原被告婚后自2016年農歷正月起夫妻感情開始破裂,原被告之間缺乏夫妻間正常的溝通與信任,導致夫妻矛盾不斷加劇,甚至發生家庭暴力,并分居生活已滿兩年,符合婚姻法準予離婚的法定情形,準予原告李燕與被告鄧龍離婚。

疑夫出軌吵鬧不休

丈夫失手打死妻子

蔡紅系小兒麻痹癥殘疾人。1995年1月11日,邢飛與蔡紅登記結婚,婚后在海南省儋州市某村共同經營小賣部。

2015年的一天,蔡紅聽說邢飛有外遇,之后便經常因此與邢飛發生爭吵,并借故謾罵邢飛,邢飛為此曾毆打蔡紅,后報警處理。2017年7月3日下午,蔡紅在小賣部稱鄰居偷盜小賣部的物品,邢飛認為蔡紅誣賴鄰居,遂站起來毆打坐在椅子上的蔡紅。7月5日傍晚,蔡紅死亡。經海南醫學院法醫鑒定中心鑒定,被害人蔡紅系顱腦外傷引起腦挫傷、硬膜下血腫、腦疝形成致呼吸系統循環衰竭死亡。

案發后,邢飛得悉被害人蔡紅家人已撥打110報案,便一直在家中等待,后被公安機關傳喚到案。

據邢飛供稱,近年來,他與蔡紅夫妻關系不是很好,蔡紅自從聽說其有外遇后,就經常不吃飯、酗酒,對其惡語相向。遭到謾罵后,邢飛實在受不了就動手毆打蔡紅,這種情況已有兩年多。

另據證人陳某介紹,他租借邢飛房間經營飯店已有3年,發現蔡紅可能存在精神問題,經??吹叫巷w和蔡紅打鬧吵架的情形,自己還曾看到邢飛毆打蔡紅。蔡紅死亡前,邢飛打過蔡紅。

海南省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本案系夫妻之間因瑣事激化矛盾引發的犯罪,一審以邢飛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文中所涉當事人名字均為化名)

反家庭暴力法相關規定

本法所稱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員之間以毆打、捆綁、殘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的身體、精神等侵害行為。

第二十三條 當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臨家庭暴力的現實危險,向人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第二十九條 人身安全保護令可以包括下列措施:(一)禁止被申請人實施家庭暴力;(二)禁止被申請人騷擾、跟蹤、接觸申請人及其相關近親屬;(三)責令被申請人遷出申請人住所;(四)保護申請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第三十四條 被申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人民法院應當給予訓誡,可以根據情節輕重處以一千元以下罰款、十五日以下拘留。

婚姻法相關規定

第四十五條 對重婚的,對實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遺棄家庭成員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向人民法院自訴;公安機關應當依法偵查,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提起公訴。

第四十六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

(一)重婚的;

(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

(三)實施家庭暴力的;

(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

老胡點評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其和諧與否與社會的安寧和人們的幸福息息相關、密不可分。家庭暴力嚴重侵害家庭成員、尤其是婦女兒童的人身權利,不但危害受害者的身體健康甚至生命安全,而且給其他家庭成員、尤其是年幼子女的心理造成難以愈合的創傷、留下難以消除的陰影。同時,家庭暴力還往往引發刑事案件,對社會的和諧穩定造成危害。

究其原因,家暴頻發一方面是由于一些家庭成員、尤其是在夫妻關系中處于體力優勢的丈夫不能以理性、包容的精神妥善處理家庭矛盾和夫妻關系,盲目猜忌、疑心重重,一有不順就拿其他家庭成員作為“出氣筒”,甚至酗酒鬧事、大打出手。

另一方面,由于家暴的隱秘性,存在取證難、查處難,使一些執法司法部門敷衍推脫、不愿介入,個別基層組織也存有畏難情緒,認為“清官難斷家務事”,對家暴避之唯恐不及。對家暴行為不能及時、嚴厲查處,在客觀上給了家暴者以可乘之機。

因此,首先應當在全社會深入開展文明家庭新風尚的宣傳教育,普及心理知識,做好紓解社會心理和情緒工作,引領家庭成員之間互諒互讓、和睦相處,以理性、包容之心看待、處理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矛盾、糾紛,切忌動輒惡語相向、動手打人。

其次,無論是執法司法部門還是基層組織,都應當積極擔當作為,消除畏難情緒,破除“清官難斷家務事”的思想,對家暴行為積極介入、及時處理,對構成犯罪者堅決予以刑罰懲治,切實保護受害者的人身權利不受侵害。

胡勇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写笔记赚钱 金牛配资网 福建31选7下期预测 2020今晚开奖现场结果 手机上赌博警察会管吗 天津快乐10分专家 好彩一预测 领头羊急速赛车计划 福彩15选5走势图标准版 股票涨跌停板怎么计算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2020